开启左侧

[文化学者] 黄沾(黄霑)作家 词曲家 网上祭奠祭拜

[复制链接]

黄沾(黄霑)作家 词曲家 网上祭奠祭拜

发表于 2018-12-11 15:05:29 来自 文化学者 只看大图 阅读模式 倒序浏览
994 0 查看全部
2018121006.jpg

  黄沾(1941.3.16-2004.11.24),原名黄湛森,英文名JamesJ.S.Wong,香港著名作家、词曲家。生于广州,1963年毕业于港大中文系最初从业广告、电影、作曲。任过香港电视台、电台主持人。与金庸、倪匡、蔡澜一起被称为"香港四大才子",与倪匡、蔡澜一同被称为"香港三大名嘴"。

中文名 黄沾 外文名 JamesJ.S.Wong
别名 黄湛森国籍 中国
民族 汉族 出生地 广州
出生日期 1941.3.16 逝世日期2004.11.24
职业 作家、词曲家 毕业院校香港大学
其他作品 上海滩、沧海一声笑等 星座双鱼座
  人物简介
  黄沾(同沾,与曹雪芹同名)(1941年3月16日-2004年11月24日),原名黄湛森,英文名JamesJ.S.Wong。香港著名作家、词曲家。1941年广州出生;有八兄弟姊妹,他排行第六。1949年随父母移民香港;早年入读喇沙书院,后升读港大,1963年毕业于港大中文系;先前从业广告、电影、作曲。任过香港电视台、电台主持人。与金庸、倪匡、蔡澜一起被称为“香港四大才子”,又与倪匡、蔡澜一同被称为“香港三大名嘴”。写出2000多首歌曲,其中《上海滩》、《沧海一声笑》、《狮子山下》《问我》《我的中国心》为“经典中的经典”,被冠以“流行歌词宗匠”,是香港流行文化的代表。于七、八十年代创作众多电视剧主题曲,揭起粤语流行曲热潮。当中相当多的成功作品都是由顾嘉辉作曲、黄沾作词。这个后来被称作“辉黄”的组合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。后来顾嘉辉移居加拿大,黄沾亦因病退出乐坛。[1]
  《家变》、《狂潮》《强人》《大亨》《抉择》《风云》《射雕英雄传》等等这些电视剧的主题曲都是黄沾的佳作。那个时期,可以不夸张地说,香港的每个角落、每个人唱的都是他填词的歌。从此他走上了自己填词生涯的高峰,渐渐开始为电影作词作曲,伴随着香港电影《英雄本色》《倩女幽魂》《青蛇》《黄飞鸿》《梁祝》等陆续走红,黄沾的词曲也传遍了华语地区。黄沾的词作品是他侠义精神与人生哲学结合的最佳体现,词坛小生林夕在点评黄沾时说:“以文言笔法写词有如行钢线,一不小心便会一面倒。只有学贯五经才能欣赏。”至今,他仍然是香港歌坛公认的“词坛教父”。
  2004年11月24日凌晨四时五十分左右,于香港逝世。顾嘉辉亦有回港拜祭他。

  作品特点
  第一类,是“侠歌”即“武侠剧主题曲”,如《天龙八部》主题曲《两忘烟水里》(顾嘉辉曲,关正杰/关菊英演唱)/《万水千山纵横》(顾嘉辉曲,关正杰演唱),《倚天屠龙记》(顾嘉辉曲,郑少秋演唱)、《大侠苏乞儿》主题曲《忘尽心中情》(顾嘉辉曲,叶振棠演唱),这部分是沾叔作品的集大成者,是他侠义精神与人生哲学的至高体现;“侠歌”广义上还可包括一些有侠义精神的时装肥皂剧主题曲,如《家变》、《狂潮》、《强人》、《大亨》、《抉择》、《风云》等,尤以一曲《家变》的经典警句“变幻是永恒”折射人生无常之哲理。多年之后,沾叔在罗文的葬礼上,由好友去世延伸到对这句歌词的解释:人生苦短,小小苦楚等于激励,世事有变,就世事常变,变幻原是永恒……再有就是那首写给香港的“市歌”《狮子山下》,《狮子山下》始演于一九七三年,为电影式的系列电视剧,前后持续二十一年,过二百集,为港岛千家万户所耳熟能详。黄沾给剧中曲填词,由罗文演唱,脍炙人囗。剧中抒写香港“草根”阶层挣扎苦斗、逆境求强的故事,在香港经济低迷的背景下,很有励志的色彩。也正因为此,2002年财政司司长梁锦松便曾引用这首歌的歌词寄语市民要同舟共济,可见其对香港社会影响之深远。
  第二类“民歌”特指有中国“民族情怀”的大歌,这类作品虽不多,但具有颇强的传承性,如罗文《中国梦》“我的梦和你的梦,每一个梦来自黄河,五千年无数的渴望,在河中滔滔过,那一个梦澎湃欢乐,那一个梦涌出苦果,有几回唐汉风范,让同胞不受折磨”,把家国情怀写入个人独白,唤起香港市民和中国人重温“唐汉风范”的爱国热诚,亲切之余绝不显说教。
  第三类“情歌”,作品散见于各个年代,沾叔写的情歌怎么缱绻也脱不了一派江湖之气,即使柔肠百转亦掩不住豪气万千,如叶倩文的《晚风》本是写歌女的风韵情思,却透出摩登上海乃至当代香港的迤俪情调,《黎明不再来》表面写生死与共的不夜情却流露出对大时代的无奈;也有浅白精警,以白描手法直接抒情的,如给钟镇涛的《让一切随风》、《今天我非常寂寞》,钟在婚变一周年后于沾叔的《狮子山下》演唱会满怀沧桑地唱起这2首歌,才豁然顿悟沾叔当年的禅机……沾叔生前曾是南方都市报《娱乐大手笔》的专栏作者之一,通过编辑泊明,我把写给沾叔的文字转交给他,诚惶诚恐的我,为了让沾叔阅读方便,把全文转化成繁体字码,希望他能体谅一个后辈的虔诚,而宽容了文笔的粗陋。没想到,百忙之中的沾叔真的复了一份传真,信中他很谦虚的说“写歌词于我,自是个颇得心应手的文字游戏,做了几十年,自然有点愚者千虑的一得,居然经得起大师法眼,实在有些脸红。”其实,这只能让我更惭愧:沾叔,你才是真正的大师,你的词作与你做人的风骨,我们此生也望尘莫及,无非是在你的经典辞章下,做一些浅薄的解读而已。更让我惭愧的是,沾叔在自谦之余,也很客气地指出了我文字中的失误,他认为许冠杰并非我所说的“开山祖”,而只是“一大功臣”,而“周聪才是真正的始祖”,还引用了事实来论证这一观点,其严谨学风让才疏的我汗颜,隐隐中,仿佛“狮子山下”那一片热烫的眼光在狠狠拍打我的脊梁。
游客~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

华夏祭奠网

© 2013-2016 HuaXiaJiDian.CN Inc. Powered by 华夏祭奠网